<thead id="v57bn"><delect id="v57bn"><output id="v57bn"></output></delect></thead>

<thead id="v57bn"><dfn id="v57bn"><ins id="v57bn"></ins></dfn></thead><sub id="v57bn"><dfn id="v57bn"></dfn></sub>

<address id="v57bn"></address>

    <sub id="v57bn"><var id="v57bn"><ins id="v57bn"></ins></var></sub>
    <sub id="v57bn"></sub>

    <sub id="v57bn"><dfn id="v57bn"></dfn></sub>

    <sub id="v57bn"><var id="v57bn"></var></sub>

    <sub id="v57bn"><dfn id="v57bn"><ins id="v57bn"></ins></dfn></sub>
    <sub id="v57bn"><dfn id="v57bn"></dfn></sub>

      <thead id="v57bn"><dfn id="v57bn"></dfn></thead>

        張邦輝:一個技術控的疫苗夢

        南方農村報 彭進 鐘怡群 許婉 蘇皖中 2014-10-30 08:52:54

        □《農財寶典》記者 彭進 鐘怡群

        見習記者 許婉 蘇皖中

        “溫州人說,做企業需要四種精神:千言萬語,千辛萬苦,千方百計,千山萬水。不容易!”天邦股份總裁張邦輝在飯桌上聊得興起,成語成串背出。滿座的人都在聚精會神地聽他講創業故事,時不時被逗得哈哈大笑。

        正如馮侖是房地產行業的段子派,天邦股份總裁張邦輝可算是養殖業有名的段子派——天性樂觀,口才極佳,聊天中段子與包袱一個接一個。他喜歡聊天,語言從濃墨重彩到輕描淡寫應有盡有,無論從何時開講,都可以令對方的耳朵保持高度注意力。這是一位讓投資者和記者很喜歡的交流者——毫無架子,講話坦率,該批就批,想罵則罵,沒有所謂成功人士的故作深沉做派。

        他對技術與管理的自信也毫不掩飾地洋溢在一個個故事中。

        \

        張邦輝想做中國最優秀的種豬公司與疫苗公司。

        創業艱難

        這一天,在農財寶典記者的專訪中,他談得最多的,是備受關注的養豬與疫苗事業。

        天邦是做特種水產料起家的企業,至今仍靠水產飼料提供主要利潤。但在張邦輝看來,養豬板塊與疫苗板塊同樣重要。事實上,畜牧專業才是他大學時的專業,他對此情有獨鐘。

        1984年,張邦輝從安徽農大畜牧專業畢業,進入安徽農科院工作。三年后,他考上了中國農科院蘭州畜牧所楊詩興、彭大惠夫婦的碩士研究生。楊先生是一位1948年博士畢業于英國愛丁堡大學的才子,隨口就誦莎士比亞的十四行詩,古漢語功夫也是十分了得;同樣,那也是一位經受過西方嚴格學術訓練的科學大家。張邦輝記得,那時候,導師對論文的注文、引文盯得十分緊,講究無一字無來歷,“只要你引用了一個說法,導師就要追問哪本書哪個人哪一頁說的,這種嚴謹的學術訓練讓我受益終身”。

        1988年9月至1990年1月,研究生張邦輝在新疆一個荒涼的地方做論文,研究羊的營養需求,對孤獨與寂寞有一種別樣的感受。

        所以,當他被安排到無錫的中國水科院淡水漁業研究中心工作時,很愉快就接受了——“江南水鄉呀,好美!”他從此與水產營養研發結緣。

        在水科院,他一邊做研究,一邊參與企業經營。身無分文,唯有靠自身技術吃飯,他一度以技術入股某企業,慢慢闖蕩,奠定了技術派的江湖名聲。

        身處體制與市場的夾縫,早期的行業經歷并不愉快,各種折騰,各種糾結,他在無錫的一套房子就因糾紛被人奪去,令他至今耿耿于懷。

        1996年,張邦輝下海與師兄吳天星一起創業。天邦股份的名字,暗含了兩人姓名中的各一個字。創業艱難百戰多,1997年,在張邦輝的回憶中是最艱難的時期,企業資金鏈幾乎斷裂,他度日如年。假如不是機緣巧合,吳天星借到農業部的200萬元扶持貸款,企業也就黃了。

        憑借團隊的共同努力,天邦股份在水產特種料這個細分市場越做越強,逐漸殺出一條血路,并在2007年4月成功登陸深交所。張邦輝一躍成為養殖業最有錢的老板之一。

        奮斗經歷讓張邦輝對天邦的獨特企業定位有了很明晰的認識,即走高附加值市場,走高端產品路線。他曾戲謔地對自己很尊重的六和集團創始人張唐之開玩笑:“你們是做雞料的,一噸料價差80塊,我做不了,一做就要破產。我的風格是什么?崇尚技術創新,有點曲高和寡,陽春白雪。”

        盡管特種水產料做得如魚得水,但這個市場畢竟空間有限。正是本著追求高技術與高附加值的理念,他瞄準了疫苗與種豬。

        2008年,天邦股份收購成都精華生物制品有限公司,隨后改名為成都天邦生物制品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成都天邦)。2009年3月,安徽天邦豬業有限公司注冊,張邦輝正式進軍養豬業。2013年底,天邦宣布以4800萬美元的價格收購艾格菲,天邦對養豬版塊進行重新規劃,并重新打造品牌。新公司名為漢世偉(包含原艾格菲),張邦輝親任董事長。

        張邦輝想做中國最優秀的種豬公司與疫苗公司。

        黑馬天邦

        天邦要想華麗升級,疫苗、種豬、飼料這三駕馬車都舉足輕重。其中,作為畜牧業剛性需求的疫苗尤其充滿了想象空間。

        2013年,中國生豬出欄量超過7.15億頭,占全球一半。如此龐大的飼養量,搞好防疫體系已經不是一句口號,否則,會變成一場災難。

        無數的企業也看中了這塊巨大的市場。據相關統計,中國本土的動物疫苗企業已經高達99家,疫苗市場約100億元。

        作為一個技術控,張邦輝有絕對的自信,能夠把控產品質量,在生物制品領域闖出一條大道。

        不過,這條路也并不平坦,他甚至曾經歷了一場長達六年之久的著名官司。

        張邦輝說起這段往事,情緒仍會十分激動。他坦言,人只能往前看,打好手里的牌,做好手邊的事。

        他手里的牌,就是2008年收購而來的成都天邦。

        他希望依托成都天邦做好自己的疫苗夢:“我們做好了飼料,也有一顆雄心,縮小國內外疫苗產品的差距。”

        中國的動物疫苗領域還處于戰國爭雄時代,有強者崛起,也有三流產品橫行,有人甚至寧愿選擇走私貨也不用國產苗。張邦輝認為,如此混亂的局面,關鍵還是由于國內外技術差距造成的。在他看來,“混亂的市場讓民族企業很沒面子”,一個國家的生物安全問題,應該由國內企業發奮圖強來解決。

        一方面,他頻頻與國外的研發機構或企業聯手,借助國外的先進技術;另一方面,他也不斷從各大企業及高校引進優秀人才和尖端技術。

        張邦輝認為,從前國內外疫苗生產的差距,主要在于兩方面。一是抗原含量的差距;二是生產工藝的差距。他有信心與請來的高手們一起解決這兩大難題。

        天邦配備了強大的技術力量。據了解,目前成都天邦已擁有博士6人,碩士32人,70%的員工具備大專以上學歷,擁有經國家人事部批準設立的博士后科研工作站和五部委聯合認定的“企業技術中心”,并設有“生物制品研究所”和“養殖企業疫病凈化方案設計中心”。

        疫苗研究,國內與發達國家差距太大顯而易見。天邦因此直接對接國際最先進水平,與德國、瑞士、臺灣、美國等研發機構、專家在工藝、佐劑、亞單位疫苗、生產線建設等方面達成合作,用六年不到的時間,打造了一些業界領先的產品,如圓環病毒疫苗、豬瘟疫苗和胃腹二聯疫苗等。今后天邦會陸續系列推出更多新產品,如細胞培養的家禽新城疫、禽流感、減蛋綜合癥、法氏囊等疫苗,完全避免雞胚法的種種不足。目前,成都天邦擁有三大疫苗生產車間,可產40多種產品。2013年,天邦股份營收約20.48億元,其中疫苗1.16億,占5.58%.

        有境外機構認為,天邦的疫苗,雖然營銷收入相比同行并不靠前,但從技術競爭力上肯定排在國內近百家疫苗廠的前五名。未來,成都天邦力爭打造中國最優質的技術平臺,包括三個組成部分:生產工藝(懸浮培養)的技術平臺;純化工藝的技術平臺;抗原檢測的技術平臺。

        經過多年的經營,成都天邦已經如黑馬崛起,奠定了獨特的江湖名聲。

        2014年,成都天邦干的最轟動江湖的大事,便是宣布圓環苗啟動普免行動,被外界稱為,這一舉動讓以天價著稱的圓環苗告別奢侈品,市場進入另一個時代。

        為何要大幅讓利?張邦輝的解釋有兩點,其一,生產工藝的提高已經降低了天邦圓環苗的生產成本;其二,天邦希望回饋養豬戶,讓養殖戶都敢用、用得起。

        有人拍手叫好,有人竊竊私語。這注定是一場被行業中人眾說紛紜的高調革命。

        ■對話

        “國外圓環苗免疫率達到80%-90%”

        農財寶典:天邦的養豬版塊規劃是怎樣的?

        張邦輝:我有一個大計劃,希望一年能出來150萬頭左右的父母代。以全國7.5億頭豬算,需要3000萬頭父母代,假設2年一換,每年1500萬頭更換,我希望天邦一年要有10%的占有率。我們計劃8年時間達到這個目標。

        另外,我們在做公司加農場模式,有兩個示范點,一個在湖北陽新,一個在安徽馬鞍山,計劃每個地方養150萬頭,各建一個屠宰場。實行全產業鏈,飼料可控,基因可控。公司+農場可以整合資源,最大的好處是帶農民致富,不離家創業。

        農財寶典:你們開始養豬的時候,很多人都懷疑,天邦是不是要做豬料。

        張邦輝:說實話,你只能根據自己的優勢做出產業來。過去,他們(艾格菲)飼料系數四點幾,十余塊一公斤的成本!現在我一般干到14塊/公斤以內,我后面還要趕到12塊以內,和溫氏一樣,甚至還要好一點。我在這方面做一點工作,比在飼料上掙一點薄利,要好得多。建飼料廠,又是資金又是人,哪一方面出了岔子,都會給自己帶來損失,我何苦呢?

        農財寶典:我看到你們豬場的目標是達到6塊錢的成本,這個能做到嗎?

        張邦輝:現在飼料浪費還是蠻嚴重的,飼料系數現在3以上,飼料隨隨便便都可以做到2.5以內,溫氏差不多就在2.5左右。如果飼料能降低0.5,是什么概念?

        農財寶典:當年您是怎么想到去投資精華,就是現在的天邦。

        張邦輝:因為當年南京天邦涉及糾紛,怎么繼續做疫苗呢?我看這樣下去,耗著也不是辦法,一方面打官司,一方面去買廠。在全國考察了許多廠,后來在成都買了。

        現在想想,有時候壞事會變成好事。比如我創業的時候,要不是廣州那公司的老板那么過分,我不能創業。如果南京天邦合作很好,也不會有后來的成都天邦。

        農財寶典:圓環苗受到普遍關注,你們認為市場空間有多大?

        張邦輝:根據中監所的批簽發數據,去年國內大概生產1億毫升,進口約2000萬毫升,總量才1.2億毫升,而中國有7億頭豬,實際覆蓋率不足20%.而在國外,圓環苗免疫率達到80%-90%.圓環苗去年市場銷售規模大約9億元,未來空間巨大,有可能達到40多億。

        農財寶典:天邦的圓環苗,引起普遍關注。目前天邦有兩種圓環苗,是相同的渠道嗎?會不會自己打架?

        張邦輝:不同渠道,不同人。普通疫苗針對中小養殖戶的,肯定不會用到大單位里去,中小養殖戶對過敏反應不是那么強烈,調整也比較快速。越大的單位要求越嚴格,因為它可能病因很多,別一針過去,正好給打死了……我們的集團客戶定位1萬頭母豬以上的養豬集團,未來,隨著規模化、集約化加速,這部分客戶會增加。我們的疫苗銷售要兩條腿走路,既要通過經銷商銷售,也要直供超大型豬場。

        農財寶典:有人反映天邦的渠道經常換。經銷商對你們不放心,你怎么看這評價?

        張邦輝:我從創業到現在,還有一些經銷商客戶一直在和我做。疫苗這方面,我們曾聘請一個管理者,他對經銷商的政策是,“你行你就干,不行我就找人幫你干,你不能拿我的牌子不干活,不干活是不行的”。這種方式好的一面在哪里?是經銷商有壓力,可以把量逼出來;不好的一面感覺就是給人沒有安全感……我們希望經銷商最好是專營天邦。

        農財寶典:現有經銷商完全搞專營的話,至少在廣東還是非常難的。

        張邦輝:那是我自己的問題,如果我的品牌足夠強大,自然有人就夸我。

        農財寶典:2013年,天邦的疫苗銷售接近1.2億元,你們今年銷售目標是多少?

        張邦輝:希望達到1.8個億(不包括對艾格菲的內供)。其中,招標收入預測是6000萬。從品種看,預計禽苗2000多萬,其余是豬苗。豬苗圓環占到55%,腹瀉占到20%-25%.

        \

        南方農村報、農財寶典、新牧網原創稿件文圖,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嚴禁轉載、摘編或建立映像。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編輯部電話020-83003429
        本文來源:南方農村報 責任編輯:楊鵬

        標簽

        • 分享到
        網友評論
        欧美成年黄网站色视频